写同人最紧要自己开心

【弓枪】Cold Hand

冬天风味的小甜饼!好久之前就想写了,然后拖拖拖只写了一半,下一半以后再写吧!

只是非常非常普通的普通恋人设定


12月了。

气温在一天天降低,空气中的水分也在逐步减少,人的皮肤随之皱缩,干燥,夏日不足一提的一点刮蹭都会引起一阵刺痛。

凌冽的风刮在脸上像是要削掉一层皮,库丘林抽了口气,拢了拢衣领加快了回家的脚步。他穿着一件轻羽绒,下面一条蓝的发黑的牛仔裤,足蹬一双短靴,抱着个胀鼓鼓的购物袋,看样子俨然是个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大哥哥。前面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偷偷摸摸打量着他,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在毛绒帽子下面忽闪着。她的妈妈注意到孩子的眼光后有些慌张地小声训斥了两句,而库丘林经过她的时候顺手在她粉红色的帽子上揉了两下,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从购物袋里取出一根超市赠送的棒棒糖递给她。孩子立刻缩起脖子,羞答答地接过来,却又在他走开后转过头一个劲儿看他的背影。她妈妈道歉的声音被北风一口气刮跑。

库丘林颠了颠脚,购物袋里的东西发出一点响动。他打开公寓大楼的门走进去,立刻被一股暖气包围。他舒适地叹了口气,摁下电梯按钮。

Emiya做饭的时候发现家里酱油用完了,支使他出来买。他当时正窝在沙发上昏昏欲睡,身上搭着一件Emiya的大衣。真的不想动,真的,但是Emiya跟他说你去买了我明天就洗碗,他就挣扎两下爬起来穿好衣服去了。碗向来是他洗的,可是最近家里暖气有点儿坏,水龙头里出来的水也冷得不行,冲一会儿就觉得它是暖的,是因为自己的手已经麻了。

东想西想没一会儿电梯就叮的一声,到了。他摸出钥匙插进锁孔,咔哒。

“——我回来了!”

“欢迎回来,辛苦了。”

Emiya接过他手中的袋子走回厨房。他转身关门,抽出钥匙的时候不小心让铁片上的突起刮破了拇指。

“嘶、”

库丘林抽了口气,咒了一句冬天,把指头放在嘴里吮了一下。只是划破表皮,痛觉很快消退了。

他看了一眼餐桌,已经摆上了几盘菜肴,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蒸腾着发白的蒸汽,袅袅而上,氤氲成一团柔软的云。他走进厨房,搭在Emiya肩上。

Emiya正在把最后一盘青菜装盘。他用筷子夹起一条裹着诱人油光的青菜放在库丘林嘴边,后者抱怨着“为什么不是肉”一边呼呼吹着气把它咬了过来。

“咸吗?”

“不咸。——你让老子试毒?”

他提高了声音,还没回暖的手塞进Emiya的后领。白发的青年缩了一下,赶他去洗手吃饭。


***



库丘林洗完碗甩着手出来,看见Emiya正拿着一只软膏往手上涂。他有点愣,赶紧跑过去在他旁边坐着。

“这什么?”

“护手霜。蠢狗。”

“护手霜!你居然涂这个!”他夸张地说着,压着眉毛往Emiya脸上投射一股一股的鄙夷,“你是女人吗,死基佬。”

“基佬的手也是会被冻裂的好吗。”Emiya无奈地说,双手搓揉着把手背上的乳白色膏体涂抹均匀,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诱人地活动着。

“……呿。”库丘林看着他的手。褐色的皮肤上逐渐覆上一层黏腻的油脂光彩,原本细密的褶皱似乎被铲平了不少,他的手背像是一片平坦的沙丘。

空气中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。总的来说,那是可以称得上“好闻”的气味,非常深厚,有些苦涩,感觉像是植物枝叶的清香。他嗅了嗅,揶揄地笑了。

“还有香味啊——”

“喜欢吗?”

Emiya说着,双手捧着他的脸。他的手很温暖,掌心的茧有些粗糙,那些触感也相当舒适。鼻尖全是那股清香,混杂着Emiya自身微热的气息。

“——啧。”

他不太说得出话来,把对方的手从脸上掰下来。然而Emiya反手抓住了他的手,展开来,握在手里观察着。库丘林的手干得很,冰凉的洗碗水根本救不了。他的皮肤很白,又干又皱的样子就像被漂白过的老树皮。

“有点干啊。”他点评着。紧接着他发现了拇指上那道细小的划伤,“这里割破了。”

“啊。冬天不都是这样的吗!”

“是你自己不小心吧。”他恶意地摩挲过小小的裂口,皮肤被轻微地掀开。

“会痛好吗!”*库丘林立刻把手抽了回来。他突然希望Emiya能帮他舔一下。“——等等,你干什么?”

“帮你涂一点。就是因为你不涂,手太干的话,很容易被莫名其妙地割伤。”Emiya拿起刚刚的护手霜拧开来,抓住他的手“还是说要我给你舔吗?”

“——去你妈的!”

他躲开了。然而Emiya没有说什么。他像是料定了他不会乖乖听话似的,什么反应也没有,只是挤了一些护手霜在右手手背上。他的左手覆盖着右手手背,并排的手指在手背上抹开,那白色的东西在他褐色的皮肤上留下一些月光似的痕迹;他如此这般地,十指缠绕着,护手霜融进皮肤里,给他的手着上一层鲜艳的色彩。

然后他的双手来捉库丘林的,后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抓在手心里。滑腻腻的,热乎乎的手心。库丘林反抗了两下,嘴里吐出急躁的抗议,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是认真在反抗。Emiya有点用力地揉他的手,把那一层薄薄的黏腻的膏体分享过来,芬芳的膏体充填进细小的干燥皱纹里,那层发白的老树皮逐渐地还原成鲜嫩丰盈的年轻枝叶,有着和他相同的芬芳。

最后库丘林也回应般地狠狠地揉他的手,他们孩子似的歪七扭八地坐在沙发上,两个人的四只手打架一样的缠啊扭啊,好比两只小猫小狗互相咬着闹在一起。

“——行了行了你再揉我皮都要给你揉掉一层。”

他们的手已经在相互摩擦间变得很烫很烫,Emiya这么制止道,并不是用的夸张手法。但是库丘林凶狠地一咧嘴,还没剪的指甲在他掌心用力刮过,疼得他二话不说就去咬他的嘴。

终于库丘林手上不动了。他用嘴唇在库丘林嘴上蹭了蹭,亲昵地贴了贴之后松开了他。

“你的嘴也很干……”他皱着眉说,“我还有唇膏。”

“……你,”库丘林吓死了,“你个死基佬,不要给我涂那个,涂了我弄死你。”

“不涂就不涂。”Emiya伸手摸了摸库丘林的嘴唇,因为上面有护手霜的味道被拍掉了,“要是真破了再给你涂。”

“啧都说了不涂了!手上有化妆品不要伸过来吃进去怎么办!”

“——化妆品?!你以前亲女人的时候想过她们嘴上有口红吗?”

“我——你——你说明天洗碗是真的吧?!”

“是。但是你要煮饭。”

“……这个更麻烦了。”

“你又不是不会煮。”

“你觉得我煮的有你的好吃?”

“没有。不过是你做的怎样都没关系——唔、”

库丘林用力一拍他的背,Emiya觉得自己的肺都要吐出来了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!”他兴致勃勃地说,“那我可随便来了!”


End.


*这句台词是fgo的库库被打的台词( 原句是痛いじあねえか!呜哇超可爱的!但我又觉得翻译不出来,如果翻成“很痛不是吗!”又感觉很奇怪(。

然后就是库库要做饭那个,说实话打fgo的幕间得知他会做饭(烤野猪)的一瞬间有点shock,接受之后觉得,啊,果然还是好可爱(嘿

下面一半想写个唇膏的,亲亲(羞

其实每次写弓枪的日常糖水我都觉得很对不起库丘林

没想到我最擅长的还是这种日常流水账,好hurt

死基佬Emiya

我好啰嗦啊撤了

评论(10)
热度(60)

© Reddl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