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同人最紧要自己开心

【影弓Caster】Irresistible 07(下)

最想写的一章,真正写到却感到索然无味……(。

大家都很期待修罗场但我感到很难写emmmmm……理解到对方有ex是成熟的大人应该做的呀,而且我本意是创造二人世界!(不

私设:发情期的Omega可能会诱导Alpha发情,而Alpha的标记能停止Omega的发情症状,无论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。

————

“那是谁?”

“同事。”

“这么晚来找你?”

“拿文件。”

“唔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你现在拿给他不就行了。”

“……刚为什么叫我?。”

“康拉收拾好了。”奥伊芙把手抱在胸前,康拉朝库丘林举起手里的双肩包,“我们准备走了。”

“噢。”库丘林矮下身摸了摸康拉的头,“跟妈妈去玩得开心点。围巾拿了吗?去我房间拿吧。”

康拉欢呼一声跑开了。库丘林看着他,鼻腔里充斥着奥伊芙的气味。女Alpha的气味太熏了,他有点受不住。

“你要让同事等多久?”

“你们走了再说。”

奥伊芙从鼻子里哼出一声,越过他的肩头看着楼道里的Emiya,年轻的Alpha有些手足无措,刚对上她的目光就转移了视线。库丘林往旁边迈了一步,挡住了他。奥伊芙看着前夫的眼睛,突然笑了起来。

“他真的是Alpha吗?闻起来像个Beta。”

“日本人喜欢洗澡罢了。”

“……你的眼光真不怎么样。”

“是的,所以看上过你。”

“你太不留情了,瑟坦达。”女Alpha皱眉说,“我们已经离婚了很久了,没有必要这样。”

“先不留情的到底是谁?”库丘林翻了个白眼。

“是你!”奥伊芙突然显得很生气,“你不该让男朋友在这时候过来的。那种毛头小子,现在一定想东想西了。”

“他自己过来的。”库丘林捏住眉心,“行了,知道他想东想西你就走吧。——啊、别告诉康拉。”

“什么,你还没跟康拉说吗?康拉,康拉——”

“喂!!”

“什么事,妈妈?”

男孩子跑了出来。他把父亲的墨镜卡在脑门上,困惑地望着父母。

“没什么,她催催你。”库丘林抢先说,拉住奥伊芙的手腕。奥伊芙不满地挣开了他,牵起儿子的手。

“我明天晚上就回来,爸爸。”康拉抱住母亲的胳膊,想起什么似的望着门外的Emiya,“那——”

“你去吧。”库丘林拍了拍康拉的背,同奥伊芙道别。他知道这显得匆忙,但Emiya已经等了相当长一段时间。奥伊芙露出促狭的表情,但库丘林已经无意再去理睬她。

Emiya始终显得拘谨,在母子俩走到自己身边时替他们按了电梯。库丘林招手示意他过来,在电梯关上时给了他一个吻。

Alpha的唇舌太过平静。库丘林尽心地挑逗他,将手指抚上对方柔软的后颈。他揣测着Emiya的想法,虽然若即若离地贴在自己腰上的手掌给不了太多暗示。“你在想什么?”他再一次捧住对方的脸颊。

“那是你的前妻。”Emiya干巴巴地说。他的手迟疑着,最终选择搂住库丘林的腰。

“是的。她只是来日本出差而已,带康拉出去玩。”

“……她连日语都不会说,怎么带你儿子去玩。”Emiya说得闷闷的。库丘林有些无奈。

“她有钱啊,要康拉现在就跟她睡五星级酒店。我本以为明天也要照看她,不过——”Omega叹了口气,“你到底在想什么,小男孩?你今年十七岁吗?什么事都不告诉爸爸。”

“不!……”Emiya突然显得很紧张,连耳朵尖都红了。库丘林看着,竟觉得有些好玩。

“嘛,别那么紧张,我猜得出来。我们离婚七年了,你还担心什么?”他不轻不重地揉着Alpha发烫的耳朵,被对方吻住。他的舌头闯进他的口腔,库丘林抓住他的头发。

“可是你没有对我说实话。”Emiya的嘴唇贴着他的,嗫嚅一般地说。

“你知道了会高兴吗?不会。这是善意的谎言。”

“就算如此你也应该对我诚实。”

“可是你不如我了解如何取悦Alpha。”

Emiya抿起嘴唇。库丘林明白自己已经安抚了他——或者说,呛住了他。正如他所说,他了解如何取悦Alpha。“随便坐。”他说,去厨房取了两罐啤酒,“这是辛苦你白跑一趟的赔礼。”

Emiya坐在沙发上,依旧显得窘迫,易拉罐被攥在手心。库丘林坐在他旁边,饮下冰凉的酒液,放肆地躺在Alpha的大腿上。

Emiya很香,他越来越这么想,忍不住把脸埋在Emiya腹部,感到Alpha僵硬了一下,把他手中摇摇欲坠的啤酒拿走。那股朦胧的,东方香料一样的味道萦绕着他,最后的一点坚硬的金属气息让他脊椎发软,颈后的腺体疼痛起来。

Emiya拨弄了一下膝上蓝色的头发。“她同你说了什么?”他问。

“她说你像个Beta。”库丘林笑了,气息喷在Emiya的小肚子上。

“……喂。”Emiya皱起了眉,“你不是说精通于取悦Alpha吗?”

“这是实话。你可以去问康拉,他一定把你当成Beta了。”

“这种时候你就知道说实话了。”

“别生气。”

“她的气味太烈了。我从没见过这样的Alpha。”Emiya斟酌了一下,却没有说下去,手指游移在库丘林的肩头。“……你喝醉了吗?”

“怎么可能。”库丘林揽住Emiya的腰,就算隔着外套他也能摸到下面紧实的背肌。“身材真好。只有我才知道你是多好的Alpha。”他说,手指沿着Emiya的脊椎画向他的腺体。

指肚触及的肌肉绷紧了,这使他的手指调情般疏远开去。Alpha的信息素变得粘滞又沉重。他抓住他的手腕。库丘林起身吻住他的嘴唇,跨坐在Emiya的大腿上。这一暗示太过露骨,Alpha微微后仰,但Omega扣住他的脖子,舌头抵在他的牙尖。

“不想留下来过夜?”

他用气音询问,Emiya没有回答,即使信息素已经把他的情动暴露得不留丝毫。

“真是矜持。难得家里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库丘林故作失望地移开脸颊,却被对方抱紧,压在沙发上。Emiya看着他的眼睛,似乎还想保持内心的挣扎。库丘林捏住他的下巴。

“体谅一下没有性生活的Omega行不行?”

“……去你房间。”

库丘林非常满意,这几天来的燥热终于要得到缓解。他知道Alpha迫切地需要确认些什么,而这正好能满足他自身的渴求。Emiya除去他的衣服,抚摸他的皮肤,坚硬的掌心让他亢奋。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谁贴得这样近,而身上年轻的Alpha能满足他的任何需要。

Emiya依旧谨慎。他在这方面犹豫得惊人。但是库丘林不希望他这样。他非常热,后颈敏感得只需一点Alpha的信息素就能切开。这种感觉十分遥远,他就像新生的动物一样重新探索情爱的概念。Alpha不会吝啬于给予亲吻,手指埋入他的身体,使他的下腹燃起火苗,酸麻到了极点。他弓起了腰,Emiya迟疑地抽回手指,被他下意识并起腿来夹住手腕,于是他再度将他填满。

当下身的刺激带来高潮时,库丘林的大脑倏的进入一片空白。他就像控制不住自己似的,手指嵌进Alpha的胳膊里,不知道自己的信息素蓬勃得像潮水,只知道对方的气息如熔岩般滚烫。

第二天早晨他醒过来,被Emiya搭在腰上的手臂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想要掀开那条胳膊,却被对方搂紧。

“你昨晚发情了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见库丘林没有完全清醒,Emiya贴着他的耳朵又说了一遍。

“你发情了,所以我也发情了。”

“——哈?!”

Omega真的被吓到了,差点把Alpha踢开。他什么都不记得,只知道他们没有戴套——一个三年没有性生活的Omega家里怎么会有安全套。

Emiya依旧牢牢地揽着他。

“我咬了你的脖子,其他的都没做。”

“……没有射在里面……?”

“没有。”

库丘林用力揉了揉Emiya的耳朵。

“你的定力怎么这么好?啊?”

“我尽力了!”Emiya抓住他的手。

“行吧。那你下楼买避孕药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啊?不愿意?”

“不是。”

Emiya凑了上来。

“有就有吧。这样就可以结婚了。”

库丘林呛了一下,抓起枕头盖在Emiya头上。他感到高兴了,但是因为这份欣喜羞耻,同时愧疚起来。Emiya掀开了脸上的枕头扑上来吻他,发情期后的Alpha都是这样凶猛。

“不是开玩笑。”Emiya信誓旦旦地,“我想和你结婚。”

“上了一次床就想结婚,你太随便了。”库丘林戳了戳他的额头。

“我一直都想结婚。”

“确实。”

“当然我可以等到你想结婚。”

“你在跟一个离过婚的Omega说什么呢。”

库丘林摸了摸自己的后颈,真的摸到一圈牙印,忍不住用膝盖顶了一下Emiya的肚子。Emiya再次抱住他,手放在他尾椎上。

“等一下。”库丘林突然想起了什么,趴在床上从地上的裤子里翻出自己的手机。

“过来,给吉尔伽美什发个合照。”他用恐吓一般的语气说,打开前置摄像头,“让他给我换工作。”


END!


————

第一篇连载完结啦~

好像很仓促,但是啵啵之后我就发现,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了没有必要继续往下写了,即使我最初的大纲非常长(。

原本很想写黄,但真的写到才发现,似乎,不是,很,重,要(

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🙏

(写的这么隐晦应该不会被吃吧……

评论(29)
热度(191)

© Reddl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