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同人最紧要自己开心

【弓枪】Irresistible 03

这是我第一次写到03,从来没写过这么多章节的东西,激动

大龄青年Alpha影弓x单亲爸爸OmegaC狗

这章有点乱,想快点过渡,然后可能极度的哦哦西

如果OK的话👇


————


Emiya觉得库丘林很好。

从他坐到座位上的时候,Emiya就觉得这个人很好。

或许从看到他的照片的时候,Emiya就觉得这个人很好。

Omega看起来并不很年轻,向他打招呼的时候笑得眯了一下眼睛,眼角出现的皱纹像猫须一样,令Emiya莫名地想要摸一摸。他的穿着很普通,连领子都没有翻好,这让Emiya有点想笑,而在看到库丘林迅速翻领子的时候他放松了下来。虽然Emiya本人对着装比较严谨,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库丘林的评价,可能是因为这个Omega散发着胡乱穿衣服也没问题的气息。

说到气息,餐厅的香味让Emiya闻不到库丘林的信息素。

谈话本身倒有些扫兴。尽管库丘林极力掩饰,Emiya还是能看出吉尔伽美什摆了他俩一道,这才是让他不悦的地方。同时,库丘林的年纪让他有些吃惊,而曾经是切嗣同僚这点更是让他有种没穿衣服的羞耻,就像小时候赤着身子被养父抱去洗澡。

但这并不是库丘林的问题!

Omega随和又情绪饱满,说话带点爱尔兰口音——他自己说来日本还不满五年,措辞有些粗鲁这一点意外地使Emiya感到十分有趣,而对方不经意间显露出来的长辈姿态则是让Emiya有些害羞。他平时要应付的是家里九岁的妹妹和弓道场毛毛躁躁的青少年,和库丘林对话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吃完饭结账的时候库丘林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账单,手指在桌面敲了两下,摸出钱包来。

“AA吧。”他说着开始掏钱,“让年轻人请客多不像话。”

没等Emiya反应过来,库丘林就把钱放在了他手边。

“诶?你不用——”

“没事,”库丘林把Emiya的手压在钱上,“帮你省点钱。”

他勾了一勾嘴角,眼睛里倒没有多少玩笑的意味。Emiya一时没法说话。他摸不清库丘林为什么这样做,原本约他就是Emiya的意思,让他出钱没什么不妥。可是库丘林执意要付自己那一份,他也不知道对方是真的替他着想还是单纯想划清关系。

抑或两者皆有。

他正纠结着,旁边的吉尔伽美什突然大笑起来。这个一直旁观的始作俑者利落地摸出一张金卡,交给在旁边等了好一会儿的服务生。

“有趣,有趣。”他笑眯眯地说,“是场不错的秀。我请了,就当是门票吧。”

两人的脸皆是一黑,库丘林响亮地咂了下舌,厌烦之情溢于言表。

吉尔伽美什的愉悦丝毫不受影响:“Emiya,送他回去,这是Alpha应该做的吧?”

“走。”库丘林拍了一下Emiya的背,语气相当不善。

出了餐厅,迎面便是冬夜的风。库丘林抖了一下,低声说了声冷,往手心哈了口气径直往前走。他穿的是轻羽绒,里面估计是件短袖,在深冬的温度里还是有些勉强。Emiya下意识拽了一下衣角,想起自己穿的不过也只是一件毛衣,没有外套,不然还能借给他穿,只好静静地跟在库丘林身后。对方走得相当快,每一步都响得过分,也许是把地面当吉尔伽美什的脸来踩。Emiya心中陡然生出些同情来。辞了职还要被比自己小的前任上司捉弄,感到烦躁是理所当然的。他又想到自己老爹就这样欠了吉尔伽美什一个不明不白的人情,突然后悔的要命。

可是要不是他自己也不能见到库丘林,他抿了抿嘴角。

“啊,抱歉。”

库丘林停了下来,转过身等Emiya,于是他加快脚步跟上去。迎面而来的风刮得大了,Omega散在肩上的头发被吹起来。他伸手去压,又因为冷哆嗦了两下。

Alpha鼻端触碰到一股柔和的气味,那是Omega的信息素,带着这一性种特有的温厚与甜蜜,由于冷风的浸染沾上了清爽的味道。Emiya不禁仔细嗅了嗅,从那些气味分子里分辨出一股芬芳的咸涩,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深蓝色的海面。

库丘林报上自家的地址,问他是否顺路。Emiya摇摇头,却说离得也不远。库丘林摸着鼻子,笑笑说自己可以一个人回去,但Emiya没有答应。Omega有些尴尬,说自己已经不是刚谈恋爱的高中生了。

“我想送你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库丘林抓了抓头发,再次迈开步子。他几次提起话头,但最终都没能继续,只好选择沉默。Emiya走在略略落后于他的地方,静静地看着Omega的背影。

冬木夜晚的街道寂静得像是按了静音键,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轻轻作响。Emiya呼进一口冷冽的空气,将Omega的气息也吸入肺中。肺泡充盈后被掏空,过滤出那些美味的细小物质,Alpha感到心旷神怡。他乐此不疲地进行这一循环,直到将Omega送到他住的公寓楼下。

“我上去了。”

“嗯。再见。”

库丘林看着他,眼睛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透露出浆果般温暖的红色。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突然用力拍了拍Emiya的肩膀。

“年轻人不错嘛,给我就可惜了。”

他笑嘻嘻地说,挥了挥手。

“再见。”

Emiya目送他进了电梯,转身离开。库丘林的气味还残留在鼻腔中,他的大脑开始孕育一种迷失般的眩晕。

Emiya不是第一次谈恋爱,他清楚自己对库丘林已经生出好感。这似乎是草率的,因为他从未相信过所谓的一见钟情,更别提由一张不是正脸的照片奠定的迷恋。何况他的根本目的是成家而非恋爱,这两者的根本区别让Alpha有些迟疑。库丘林在抗拒他,甚至遮遮掩掩。如果仅是想发展一段恋爱关系,他会尝试去追求他,但是若要说到结婚,那是否应该再对这样没有意愿的对象再多上心?

当晚爱丽丝菲尔问他是否满意,他诚实地说非常喜欢相亲的对象,旁听的伊利亚兴奋地叫起来,但是Emiya迅速补充道:“但我还拿不定主意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结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”

“别想的太复杂,Emiya。”爱丽丝菲尔温柔地说,“结婚也许没有那么多顾虑。如果喜欢他,就多了解他试试。而且,你也不一定要结婚。”

“妈妈!”伊利亚抗议道,“Emiya就是应该结婚了!”

Emiya采纳了养母的建议,花了四天来考虑何时约库丘林出去。他越是想要理性考虑同对方交往甚至结婚的可能性,感性就越是催促他再见对方一面,这种激烈的冲动反而令Alpha有些退缩,约对方再见一面的计划也因为迟疑不断被推后。可是库丘林信息素的气味一直追随着他,盘踞在Emiya的鼻尖,雾一般潮湿又单薄,却又在缓慢加重,到最后乌云似的盘踞在他的脑中。第四天晚上他加班回家,经过库丘林楼下——他自己也说不清有意无意——像是有魔力控制了他,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库丘林的号码。

“喂?”

Omega的声音有些沙哑。Emiya如梦初醒,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Emiya?怎么了?”

那边继续说,Emiya抬头看了看灯火通明的公寓楼。

“要一起出来喝酒吗?”

“……和我……?”

“对。”

库丘林没有回答,Emiya等了他一会儿。

“我现在在买东西……”

“在哪里?你家附近的百货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那我过去,我在你楼下。”

“喂!”

Emiya慢悠悠地往百货大楼走。他听得出来库丘林不想见他,可是这有什么关系,他想要见库丘林。他没有挂电话,对方也没有挂,Alpha安静地等待着Omega的回答。

“……要不我先把买的东西拿回家?”

“不用,我知道一家居酒屋,就在你回家的路上。”Emiya顿了顿,“……买了很多东西吗?”

“还好……呃。”

“那就好。我请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那边挣扎了一会儿,Emiya在心里掐了十几秒,不禁握紧了手机。尽管他的声音平稳,心跳却又些加速。

“——好吧。”Omega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泄气,“等我十分钟。”

Emiya站在百货大楼门口,心里空得像高空的平流层,脊柱却暖得要融化。库丘林从门口出来,右手提着个袋子,左手晃了两下算是打过招呼。袋子里的东西满满当当的,他下楼梯急了点,里面的东西竟掉了出来。

“啊。”

Emiya弯腰替他捡起来,往手里看了一眼却怔住了。

“……儿童牙膏?”
“啊啊啊是我喜欢这个味道而已!”

库丘林飞快地把牙膏盒子抢过来,动作激烈得让袋子里的东西一阵乱抖,差点全部都跳了出来。他用力推着Emiya的背。

“走走走去喝酒去喝酒去喝酒!”

库丘林喜欢儿童牙膏的味道吗?Emiya边走边想,有点惋惜没看清楚包装,否则以后可以买给他用。

他带库丘林进了一家小小的居酒屋。店有些年头了,是那种传统的日式居酒屋,店面虽然小,整顿一下还能上纪录片。Emiya要了清酒和毛豆,库丘林只要了啤酒。他一直微微蹙眉,一副勉强的样子。Emiya用余光瞟他,竟觉得他眉间的纹路也十分迷人。

完了。

完了完了完了。

Emiya灌下一大口酒,心里向神灵祈祷。他开口告诉库丘林这家店是切嗣介绍给自己的,借机向对方说了些养父的趣事,话题才渐渐打开。库丘林的健谈在他的意料之中。他讲了一堆警局的逸事,最后集中攻击吉尔伽美什。Emiya听得很认真,看着库丘林将杯里的啤酒喝尽再蓄满,时不时掏出手机看时间。他在急什么?Emiya有些失落,然而选择忽视这一点。只要装傻就能把时间往后延。

他比库丘林少活十年,工作普通,没有那么多资历拿来谈论,只是听Omega将话题转到故乡,从潮湿温暖的气候到香甜可口的乳酪,从标示性的绿色到让人上瘾的威士忌。Emiya注视着他因为酒精逐渐变得温暖湿润的红色双眼。饮下的清酒使Alpha的喉咙灼烧起来,滚烫的胃液刺激着胃黏膜。爱尔兰人的声音敲击着耳膜,他带酒香的信息素再一次萦绕在鼻尖。Emiya用手撑着脸,看着库丘林脖颈旁垂落的蓝色发丝如溪流般淌过肩膀。

“……怎么了?啊,都是我一个人在啰嗦吧,抱歉。”

“没事。”Emiya低低地说,“你说吧,我喜欢听。”

库丘林没有接话。他摸着酒杯,耳朵尖透露出浅红色。


TBC.



————


其实我之前完全忘了ABO有信息素这回事

(茶想泡C,C想被泡,来,让我们鼓掌

(眼要瞎了,错别字什么的就,嗯

评论(34)
热度(188)
  1. 防gankReddl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这回超级认真的读了又一遍!!感觉。怎么说呢,可能是我自己没经历过这种场合,但是觉得真是又麻辣又有趣...

© Reddl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