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同人最紧要自己开心

【弓枪】Irresistible 02

大龄Alpha影弓x单亲爸爸OmegaC狗

这章有狗崽!

嗯,因为是Omega狗,狗崽就,真的是,从狗肚子里掉出来的(虽然没有相关叙述

如果不雷的话👇

————


库丘林接到吉尔伽美什电话的时候刚刚洗好碗。他叫康拉去扔垃圾,在裤子上把手擦干就拿起手机,接起来后去阳台点了根烟。

他并不很欣赏这个官二代加富二代,不是出于工薪阶级普遍具有的仇富心理,而是因为那家伙过于嚣张的态度。以前他在警局工作的时候几乎天天都因为这个上司满心窝火,就算他的领导才能确实卓越也不能让库丘林心服口服。吉尔伽美什这种纯粹的Alpha,不是让Omega迷得晕头转向就是讨厌得肝肠寸断。现在他辞掉了警局的工作,本不必再应付吉尔伽美什,却没想到他会突然打电话来。

习惯性地想寒暄两句,对方却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句“有事让你做”,三年前被奴役的痛苦再次回到了库丘林身上。他努力保持平静却还是在对方提出要求的时候呛到了烟,咳得眼泪鼻涕都往外流。

“——爸爸?!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、咳,没事。”他锁好阳台门,压着嗓子朝手机里喊:“你再说一次?!”

“相亲,相亲知道吗,日语水平有点差啊库丘林。”

“我知道——”库丘林还是觉得一口气提在胸腔上不来,“但为什么是我!”

“觉得你适合。”

我觉得你也适合!

库丘林差点捏到烧红的烟头。电话那头吉尔伽美什已经开始介绍那位Alpha的相关信息,但在他听来也不比蜜蜂的嗡嗡声。吉尔伽美什兀自说了一大段,他只等着间隙插进去拒绝,可惜这位警官的语速简直密不透风。终于他报出了见面的时间地点,库丘林才恍然大悟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尊重自己的意见。

“我不去。”

“你必须去。”

“喂,你已经不是我的上司了!”

“……”

那边沉默了。库丘林松了一口气,这才发现烟已经烧到手指,赶紧把烟屁股丢在地上踩灭。

“好吧。”吉尔伽美什说,“你说的没错。但是。”

他顿了一两秒,库丘林觉得头皮发麻。“

“我已经升警部了。”

“……你为什么不把那个词换成帮派大佬?”

库丘林感到非常恼火。吉尔伽美什今年连三十岁都没有,已经升警部了?如果不用他的家世来说服自己,到辞职还没做到搜查科长的库丘林会极其愤怒。

“都差不多吧。说起来,你现在在做杂志编辑吧?工作还顺利吗?“

“用不着你操心。”

那边传来一声哼笑,库丘林立刻觉得脊梁发冷,对方蛇一样的红眼睛出现在脑海中。

“行政那边有点缺人手,你要是有兴趣,我能帮帮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简直就是出卖灵魂的不正当交易!

库丘林咬住腮肉,靠在阳台栏杆上。虽是无意之举,冰冷的栏杆压上腰间的酸软肌肉时他还是感到一阵畅快。他负责的作家刚刚交稿,花了一整天坐在椅子上校对让他整个脊背酸痛不已,今天才有空带康拉去超市买了东西,给他煮饭。警局的文职虽然不如编制内警察有趣,也比编辑轻松得多,薪资也更稳定,这对一个单身带孩子的Omega来说是相当重要的。库丘林已经不想让康拉因为自己加班而潦草对待晚饭了,况且,从奥伊芙那边把康拉接过来也才三年,他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没能为儿子做。

“所以,你的回答?”

“……周三晚上是吧。”库丘林叹了口气,“我去。”

啊,这就是成年人的社会。

他从阳台出来,康拉在客厅吃苹果,见他出来,便切下一块递给他。

“是工作上的事吗?打了好久。”

“算吧。”

Omega咬下因为氧化而微微泛黄的果肉。苹果是今天买的,吃起来却并不很新鲜,口感不够脆爽。

“星期三晚上我不回来吃饭。”他摸摸儿子的脑袋,“我请个假,早点回来给你煮饭。”

“不用啦,”康拉摇摇头,“要是赶时间就直接去吧。谢谢爸爸。”

库丘林突然觉得口中的糖分有了些酸涩的味道。

“下次我们别买这种苹果了。”他对康拉说。


库丘林没有对康拉说起这件事。他不希望有谁来打破现状,也不想搅进这种以结婚为目的的感情活动。最重要的是,他不认为孩子会接受他去相亲。

“你说吉尔伽美什是不是闲的慌。”他给阿尔托莉雅打了个电话,“他自己说那个Alpha是以结婚生子为目的相亲的,居然还说我合适?我已经三十七岁了,会生出脑瘫的。”

“他就是闲的慌。”曾经的同僚同意了他的看法,“但你也别这样说,超过四十岁才会有那样的生育问题吧?”

真是个耿直的Beta。库丘林扯了扯嘴角:“我不是……我没说真的要生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女警沉默了一会儿,“那你就当是吃个晚饭,反正也不用你掏钱。”

“嗯。”库丘林已经打定主意用最坏的形象去见那个Alpha,把一切可能扼杀在摇篮里。

周三下午他还是给康拉简单地炖了一锅羊肉,让儿子自己看着时间关火就冲向了约好的餐厅。到餐厅门口他才发现这是一家米其林二星餐厅,顿时对自己身上穿的羽绒服和牛仔裤感到万分不自信,下意识地想要撤退回家陪儿子吃一顿廉价家常晚餐。但是不行,在门口他就看到吉尔伽美什那头纯金一样耀眼的头发,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这次来的使命。于是他挺直脊梁走进富丽堂皇的米其林餐厅,露出老油条的微笑几步便踱到了吉尔伽美什身边,一屁股在金发男人身边坐下。

“哟。”

他朝对面坐着的Alpha打了声招呼,希望自己身上没有下午切羊肉沾上的羊膻味。

“你好。”

对方看起来有些拘谨,目光从他的脸移到头发,滑向肩膀,最后对上Omega的眼睛。这个年轻的Alpha有一双灰色的眼睛和棕色的皮肤,白色短发向后梳起,衣服虽然简单却也整洁得体。库丘林不由得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领子,果不其然发现露出来的polo衫衣领没有翻好。

“Emiya,这是库丘林。库丘林,这是Emiya。”吉尔伽美什的语气十分愉快,“你们聊,我点菜。”

库丘林吐了口气,对于像他这样对饮食不讲究的人,看高级餐厅的菜单简直就是折磨,但他又同情起Emiya了,他看起来也不像出身富裕家庭,如果这顿饭包在他身上,那可能是一笔不小的花费。

明明看起来也像是个正经年轻人,为什么会认识吉尔伽美什。

“你的情况我大概听吉尔伽美什说了。”他露出当年向老年目击证人取证的和善笑容,庆幸自己昨晚给吉尔伽美什打电话确认了对方的信息,“是以结婚为目的来的吧?他说是因为想减轻父母的负担?嘛,真是了不起。”

——不过,知道自己的情况还想来,到底是有多想结婚啊。

Emiya看起来很尴尬,放在桌面上的双手交握起来。

“请别这么说。”他抿了一下嘴唇,“吉尔伽美什先生已经把我的信息告诉你了?可是他几乎没有对我说起过你的事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是的。”Emiya绷紧了下巴,“你坐下来的时候,他才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
“……”

库丘林难以置信地转头看向吉尔伽美什,动作迟钝如将死的老乌龟。金发男人拿起桌上的柠檬水呷了一口,对着库丘林露出一个愉悦到极点的微笑。

他不是闲的慌,他只是想搞我们两个。

库丘林绝望地转了回来,一瞬间觉得自己和Emiya已经成了生死与共的同袍。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个血气方刚大好年华的Alpha要来见自己这个离过婚带着娃的中年Omega,那是因为人家不知道。

不知道啊!

“他对你说了哪些?”

“男性Omega。”

“……没了?”

“没了。”

“呃,我。我,今年三十七了。”他有些吃力地说,发现Emiya明显地动摇了。他张大双眼,两手绞了起来。库丘林心里过意不去,不禁又要露出尴尬的微笑。他权衡着是否要告诉对方自己有儿子这一事实。对面被欺骗的Alpha未免太过凄惨,库丘林怀着长辈对后辈的仁慈,感到大剌剌地将事实摆出来实在残酷。但转念一想,离过婚的Omega不可能再有未婚Omega的吸引力,就算他们已经靠手术解除了前一位Alpha伴侣留下的标记,而拖着孩子的Omega则更难开始新的感情。太好了,这就是他想要的。虽然很对不起Emiya,但是他怎么能跟自己的儿子比呢。

“——别着急,你们两个。”吉尔伽美什突然发话了。他像拿红酒杯那样把柠檬水摇来摇去,“时间多的是,你们可以慢慢来。”

两人唰的扭过头看着他。库丘林猛然觉悟到这事绝不可能那么简单,就像警局行政的工作没那么容易拿到手,就像Emiya和吉尔伽美什之间莫名其妙的人情关系,绝对不是甩出事实就能拍屁股走人的情况。

他不能把实话说出来。


TBC


(其实C在我心里一直是个天仙,但是个,很烟火的天仙

(我没有相过亲,也不知道怎么相亲,xjb写的


评论(22)
热度(211)

© Reddl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