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同人最紧要开心

【杉尾♀】梨花

我来写雷雷杉尾♀辽!是性转尾哦!!是尾妹哦!!!

不是处男杉,但是处女尾哦!!!

因为雷雷的就整篇都放在ao3了!

BGM点我

黄文点我


写了好久但还是写得好赶哦,好多想写的都没有写到😭😭

🔝
=日日
基本洁癖,左右固定,六成攻厨
喜欢女体和年下
近期金卡姆,杉元女孩,过激杉左➕过激杉尾,杉梅➕谷玛
爬墙飞快,其他墙头不定期出现

\一起来吸熟男杉叭/

我有1个预感
我产粮的速度越快,爬墙的速度就越快

【杉尾】不可解

我,我来写黄色流水账了

浴衣,杉喝了假酒,小白猫给他吸吸

有足jiao,舔舔小猫jio,觉得jio不好吃的太太请酌情观看

           怎么搞起来的一点都不重要,不重要,解释不了    

⬇️


尾形没想到杉元的酒量这么差。

在他看来杉元喝的不算多,那也并非烈酒。但杉元已经醉了,垂着头低低地咕哝着什么,时不时傻笑两声。尾形凑上去,把杉元的军帽帽檐往上推一点,露出一张泛红的,潮湿的脸。他眼珠的金色丧失,被酒精搅动成略显...

当我们说起糖果和其他小事 04

本章大量大量大量捏造

小猫小狗的交友活动顺利结束甚至有一丝杉尾的气息

🐈🍬🍬🍬🐕


尾形百之助第一天走进教室就看见杉元佐一了。

他还站在黑板前时,就开始观察佐一的脸。那时候他反扣着一顶棒球帽,侧着脸朝窗外张望,一道焦糖色的痕迹从眼下斜斜地延伸。接着他慢悠悠地,心不在焉地转过头来,露出整张破相的小小的脸,上面有三条交叠的伤疤。

他惊讶地张大双眼,而百之助垂下了眼睛。

他坐在佐一旁边,知道他总喜欢偷看自己。每当他扭过头去,佐一都会慌张地移开视线。但是百之助也会不动声色地看佐一的脸,没有被对方发现过。

那三道伤,百之助知道是被利器划破的,他的大臂也有一道,但不算深,快要痊愈...

感觉我都好久没打过cp tag了
但其实不是的,我每天都在做右揉左的屁股的梦
(做宝可梦.jpg

摸着刚开眼的白仓鼠💆‍♀️

当我们说起糖果和其他小事 03

本章(和下章)大量捏造注意

回到流水账写法超舒服der


👇🍬🍬🍬👇


受伤的原因只有一个,就是打架。

佐一模糊地回答,但百之助不会放过他,于是他不得不开始回忆,组织语言。

说实话,受伤的过程过于简单,如果不是在今时今日,那段回忆并不具有如此特殊的价值。

那时候佐一还未升二年级,呆在东京,已经尝过在漫天樱花里开学的日子,逐渐习惯在父亲空闲的时间同去给母亲探病,身边还有一对青梅竹马,青梅是梅子,竹马是寅次。

梅子有一双温柔的眼睛,湿润又明亮如同晨间垂露的花瓣,他如今也时常想念。然而女孩的花瓣很早便开始凋谢,她的视力不知从何时开始减弱,并非近视之类,而是不知名的病症,虽...

1 / 9

© Reddle🥞 | Powered by LOFTER